您现在所在的位置:主页 > 工程废气处理设备 >
疫情中的他们渴望结婚“网上相亲”在日本流行
发布日期:2021-06-18 13:49   来源:未知   阅读:

  · 暌违六年再拍剧 赵薇自嘲记不住台,一个难题摆在日本的媒人们面前:疫情之下,人们怎么找到人生伴侣?企业的联谊会取消了,婚介公司热衷的一对一相亲会也被叫停。据日本《日本时报》报道,婚介公司每月向客人收取的会员费高达两万日元(约合人民币1304元)。

  《日本时报》称,新冠肺炎使日本经济受挫、百业萧条,网上相亲却逆势而上。婚介机构纷纷表示,通过视频相亲很受欢迎,因为这减轻了面对面接触的压力和尴尬。面对陌生人,内敛的日本人往往十分害羞,和异性初次见面时尤其如此。

  “如果没有网上相亲,我和她永远不会见面。”熊本市31岁的酒店员工中西一典说。婚介公司安排他与43岁的社工绫子通过视频通讯软件“ZOOM”聊天,两人相距约900公里。

  6月末,就在日本取消旅行限制后不久,他们首次在线下见了面。第二天,他们结婚了。

  “对害羞的人来说,能在自己的‘城堡’——家里——对另一个人敞开心扉,比跑很远的路、在陌生的地方不知所措要好得多。”绫子对《日本时报》说。

  “日本人,尤其是日本女性,往往不愿意把真实的联系方式告诉相亲对象。有些人在网上花好几天时间翻遍相亲数据库,把中意的对象深入研究了一个遍,却连张照片都不愿和对方交换。”日本LMO婚介公司总裁高田光太对日本共同社说。在日本,LMO率先将相亲业务搬到ZOOM上。

  “这样无需私人接触,就能近距离地进行富有成效的对话。”高田说,“这是一种非常合理的方式,既能增加你的机会,又能让你在家里感到安全可靠。”

  不需要花很长时间精心准备、盛装打扮,也不必出门去不熟悉的地方。绫子也觉得,在网上交流更容易。

  共同社称,LMO等婚介公司往往以小组视频会议的形式为网络相亲开场,主持人先讲笑话活跃气氛,等人们都放松下来,再帮助他们做自我介绍,并及时抛出问题引导对话,比如,你在家过得如何,你想象中的婚后生活是怎样的,你有什么梦想。随后,网络相亲参与者转入一对一私聊,花几分钟依次和所有相亲对象聊天。

  就这样,中西一典和绫子在网上见了3次面。决定认真地“网上约会”后,他们花了大量时间在网上相伴,有时一口气聊8个小时。他们发现,摩托车是两人共同的爱好,梦想着未来骑摩托车环游日本。

  6月19日,高田光太陪着中西一典,在一座小教堂里向绫子求了婚。他们的朋友在视频软件上见证了这一刻。第二天,他们登记结婚了,现在正在等待举办婚礼。

  共同社称,日本在5月解除疫情紧急状态后,婚介公司已重启线下相亲活动,网上相亲也将继续举办。

  据美国《华盛顿邮报》报道,日本的结婚率几十年来持续下降,不仅是因为年轻人的数量减少。经济拮据、工资增长缓慢,再加上职业压力和工作时间过长,使许多人无法结婚和抚养孩子。专家指出,日本女性越来越独立,受教育程度不断提高,就业机会增多,这些使她们对婚姻中传统的性别角色和分工不再热衷。

  上世纪70年代,日本每年有100多万对新人喜结良缘;到2019年,这一数字降至59.9万对。人口普查数据显示,50岁前从未结婚的日本男性比例从1970年的1.7%升至2015年的23.4%;女性的这一比例从3.3%升至14.1%。

  新冠肺炎疫情能改变这些数字吗?在东京经营婚介所的冈本裕子认为,答案是肯定的。在网络相亲会中交换联系方式的人比现实中更多,让她很惊讶。

  “我觉得,人们都渴望结婚。”她对共同社说,“他们认真遵守‘待在家里,在家工作’的(防疫)要求,然后,他们开始感到孤独。”

  共同社报道称,2012年,日本的结婚率一度短暂上升,这被广泛认为是由于前一年的大地震、海啸和福岛核灾难。

  “我们很高兴听到人们说,通过我们的服务,他们在这个艰难时刻与彼此邂逅。”日本最大的婚介公司之一、O-net公司公关经理永冈政光对《日本时报》说,“也许正因为面前是重重困难与焦虑,此时人们会认真思考自己的未来。”

  一个难题摆在日本的媒人们面前:疫情之下,人们怎么找到人生伴侣?企业的联谊会取消了,婚介公司热衷的一对一相亲会也被叫停。据日本《日本时报》报道,婚介公司每月向客人收取的会员费高达两万日元(约合人民币1304元)。

  《日本时报》称,新冠肺炎使日本经济受挫、百业萧条,网上相亲却逆势而上。婚介机构纷纷表示,通过视频相亲很受欢迎,因为这减轻了面对面接触的压力和尴尬。面对陌生人,内敛的日本人往往十分害羞,和异性初次见面时尤其如此。

  “如果没有网上相亲,我和她永远不会见面。”熊本市31岁的酒店员工中西一典说。婚介公司安排他与43岁的社工绫子通过视频通讯软件“ZOOM”聊天,两人相距约900公里。

  6月末,就在日本取消旅行限制后不久,他们首次在线下见了面。第二天,他们结婚了。

  “对害羞的人来说,能在自己的‘城堡’——家里——对另一个人敞开心扉,比跑很远的路、在陌生的地方不知所措要好得多。”绫子对《日本时报》说。

  “日本人,尤其是日本女性,往往不愿意把真实的联系方式告诉相亲对象。有些人在网上花好几天时间翻遍相亲数据库,把中意的对象深入研究了一个遍,却连张照片都不愿和对方交换。”日本LMO婚介公司总裁高田光太对日本共同社说。在日本,LMO率先将相亲业务搬到ZOOM上。

  “这样无需私人接触,就能近距离地进行富有成效的对话。”高田说,“这是一种非常合理的方式,既能增加你的机会,又能让你在家里感到安全可靠。”

  不需要花很长时间精心准备、盛装打扮,也不必出门去不熟悉的地方。绫子也觉得,在网上交流更容易。

  共同社称,LMO等婚介公司往往以小组视频会议的形式为网络相亲开场,主持人先讲笑话活跃气氛,等人们都放松下来,再帮助他们做自我介绍,并及时抛出问题引导对话,比如,你在家过得如何,你想象中的婚后生活是怎样的,你有什么梦想。随后,网络相亲参与者转入一对一私聊,花几分钟依次和所有相亲对象聊天。

  就这样,中西一典和绫子在网上见了3次面。决定认真地“网上约会”后,他们花了大量时间在网上相伴,有时一口气聊8个小时。他们发现,摩托车是两人共同的爱好,梦想着未来骑摩托车环游日本。

  6月19日,高田光太陪着中西一典,在一座小教堂里向绫子求了婚。他们的朋友在视频软件上见证了这一刻。第二天,他们登记结婚了,现在正在等待举办婚礼。

  共同社称,日本在5月解除疫情紧急状态后,婚介公司已重启线下相亲活动,网上相亲也将继续举办。

  据美国《华盛顿邮报》报道,日本的结婚率几十年来持续下降,不仅是因为年轻人的数量减少。经济拮据、工资增长缓慢,再加上职业压力和工作时间过长,使许多人无法结婚和抚养孩子。专家指出,日本女性越来越独立,受教育程度不断提高,就业机会增多,这些使她们对婚姻中传统的性别角色和分工不再热衷。

  上世纪70年代,日本每年有100多万对新人喜结良缘;到2019年,这一数字降至59.9万对。人口普查数据显示,50岁前从未结婚的日本男性比例从1970年的1.7%升至2015年的23.4%;女性的这一比例从3.3%升至14.1%。

  新冠肺炎疫情能改变这些数字吗?在东京经营婚介所的冈本裕子认为,答案是肯定的。在网络相亲会中交换联系方式的人比现实中更多,让她很惊讶。

  “我觉得,人们都渴望结婚。”她对共同社说,“他们认真遵守‘待在家里,在家工作’的(防疫)要求,然后,他们开始感到孤独。”

  共同社报道称,2012年,日本的结婚率一度短暂上升,这被广泛认为是由于前一年的大地震、海啸和福岛核灾难。

  “我们很高兴听到人们说,通过我们的服务,他们在这个艰难时刻与彼此邂逅。”日本最大的婚介公司之一、O-net公司公关经理永冈政光对《日本时报》说,“也许正因为面前是重重困难与焦虑,此时人们会认真思考自己的未来。”手机六合最快报码室